当前位置:主页 > 微商案例 > 正文

没有实体店不能网售食品 红火的微商还会那么好

2019-08-15 14:52作者:佚名

中原网讯(郑报融媒记者 邢进 谷长乐)2月27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毕井泉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没有实体店的餐饮企业不能在网上销售食品,网络餐饮服务第三方平台必须履行好相关责任,确保餐饮企业的许可证真实、送餐中食物不被污染、消费者投诉及时处理。

在社交媒体选购美食已成为一种消费“新食尚”,“吃货”们正忙着下单。

除了外卖平台,朋友圈美食也很受欢迎,卖水果卖鸡蛋卖农家鸡之类不在少数,卖自制食品的更是多得让人眼花缭乱:蛋糕甜品、麻辣卤味、寿司刺身、烧烤小龙虾......

这些精美诱人的“私人定制”美食有没有安全隐患,朋友圈美食的市场监督管理制度是否完善,遇到食品安全问题时消费者又该如何应对?

没有实体店不能网售食品 红火的微商还会那么好

手工制作送上门 微“店”自制美食火

“今天的午饭和晚饭我都已经通过朋友圈订好了,还有下午茶想吃的小蛋糕。”网络订餐已经成为目前大多数白领的生活方式,朋友圈里的各式“私厨”,几乎已经成为了白领们的专属后厨,“留个言就送来了,比小饭店干净,比大饭店花心思。”

“高贵不贵”几乎可以囊括这些朋友圈“私厨”的走红原因。

小张的舅妈会做牛轧糖,朋友们尝过都说她的牛轧糖味道不错。退休后在家闲着想开家面包店,但她寻思着开店一来租金太高,也需要人看店,不如在朋友圈先卖卖看,几乎零成本,非常划算。

于是,小张等人便应请求,在朋友圈发出舅妈制造牛轧糖的原料、过程以及成本等的照片。

看着生意越来越好,小张舅妈又琢磨了新的口味,软欧面包、果酱、饼干蛋糕等,虽然奶油蛋糕的卖相很普通,有种中老年谜之审美,但是纯手工制作、货真价实,再加上真实朋友的推荐,非常受欢迎。

没有实体店不能网售食品 红火的微商还会那么好

cici是一名研究生,平时的朋友圈多为日常生活,近期她的好友被cici发布的朋友圈刷屏了,卖手工饼和蜂蜜。据知情人透露,这些所谓的私房饼其实并非“自制”,“一个在校生怎么可能有时间做烘焙?”

由于消费者比较信赖私房“无添加”,一些厂家大量生产后批量发给下家,下家再打着私房的旗号在微信或微店对外售卖。

“看着像是是自家做的,其实熟悉cici的都知道这些图片只是转发”。据知情人介绍,这些烘焙饼包装精美,有樱花馅、抹茶、蔓越莓、奶油起司等口味繁多,但是批发价都不高,下家基本可以对半赚,“和卖面膜、卖衣服的那种差不多”。

网红曲奇竟在网吧里制造,“美食”并没有说的那么好

从私房美味到家酿果酒,从早茶点心到夜宵小吃,从美容靓汤到食补偏方,“圈”里出售的食品无奇不有。有的货真价实、颇受欢迎,有的连卫生状况都无法达标。

隔着手机屏幕很难验证食品原料色、香、味的真伪,正是由于朋友圈的社交空间相对封闭,一些卖家利用社交媒体特殊的宣传、营销方式,将自制食品打扮成“网红”,在朋友圈里卖得风生水起。

然而,享受美食之余,你们是否留意过,那些销售自制食品的微商是否具有生产和销售资格,卫生状况是否达标,是否存在食品安全隐患?

没有实体店不能网售食品 红火的微商还会那么好

2016年下半年起,一款号称“媲美香港珍妮曲奇”的CHIKO手工制作曲奇红遍了朋友圈,前者是香港有名的一家特色饼店,深受广大女性喜爱,经常一盒难求。

不过,CHIKO曲奇显然没有参照珍妮曲奇线下开店的做法,而是借助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的力量隐秘地红了。

激发少女心的包装,外加朋友圈铺天盖地的广告,CHIKO很快俘获了一众年轻女性的芳心。300元一盒的不菲价格却分外畅销,单日最高售卖量超过3000盒。时常需要提前预定才能买到。就是这款曲奇,近日被曝光为黑心作坊产品。

杭州市场监管部门在检查中发现,微信朋友圈里火了半年的某曲奇饼干的一处生产作坊,竟藏身网吧,属“三无”代工厂,还冒用“QS”企业食品生产许可标志。

无独有偶,另一款名为“蜂窝煤”、同样红遍微信朋友圈的“网红蛋糕”,其标榜的竹炭粉排毒养颜功效,近日也被专业机构证实为子虚乌有。

这款蛋糕,卖家标榜蛋糕是用能够吸附人体有害物质且具有排毒养颜功效的竹炭粉制作而成,竹炭可净化血液中的毒素,帮助人体消化排泄,清理肠道,美容养颜。

甚至表示“雾霾天吃竹炭蛋糕不是正好可以吸附灰尘吗?”

据了解,竹炭在我国并不允许作为食品原料使用。

“黄油我们选用小块的,因为大块含盐量不均匀”

“我们用了新西兰品牌的黄油,抹茶粉也是日本品牌的”

“无添加纯手工制作,健康又美味”

真的有说得这么好吗?

以烘焙产品为例,有媒体报道,朋友圈里兜售过期面包、劣质糕点的问题,网友的观点分化。

有网友认为,“有没有证不是关键,只在乎商品是否有问题。有证不一定好,没证也不一定不好。”还有有网友认为,“食品安全问题不容忽视,黑作坊就应该被取缔。”

没有实体店不能网售食品 红火的微商还会那么好

网络订餐监管真空

在曲奇之前,玛卡、酵素、面膜等产品都曾风靡朋友圈,所涉文案的夸张程度丝毫不亚于CHIKO,最后也都如流星一划而过。

它们很少死于市场自然的优胜劣汰,多数失败原因为无证生产、虚假宣传、以次充好,甚至是欺诈、传销。背后监管部门的果断出击和有力打击起到了关键作用。

但对于朋友圈微商食品仍处于监管的真空地带。由于朋友圈的社交空间相对封闭,如何对其有效监管,还处在探索阶段。普遍以网友举报为主,监管部门主动查处的情况并不多见。

虽然朋友圈美食监管还在探索阶段,但是网络食品监管有法可循。

2016年,食药监总局发布了《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提出只有取得许可证的实体餐饮店才能在网上接受订餐,没有实体店不得进行网上订餐销售活动。餐饮企业须保证在店内就餐和外卖餐饮质量一致。

郑州也在2016年3月,就约谈了几家订餐平台,并要求提供所有上线商户名单,记录其社会信用代码(营业执照号、身份证号等)。

监管的情况如何?

2016年10月郑州晚报96678热线接到市民的投诉电话,28岁的小汪在某订餐平台购买了一款“缤纷水果慕斯”8寸蛋糕过生日。第二天一早,聚餐的朋友们却在医院急诊室又“聚”了一次。

事后小汪一行悄悄来到网上提供的店址,国贸360后的一栋居民楼内,店里比较杂乱,门口是一个展示台,后面是店主的床铺。随后记者与小汪再次来到这家“店”,大门已经紧闭。

据郑报融媒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小作坊在各类外卖平台上都不少见,它们大多没有门面和招牌,只做网上订餐生意,位置也十分隐蔽,很难察觉。

还有餐馆冒用其他店铺的营业执照,标注的营业地址也是虚造的。为了躲避执法检查,经常大门紧锁,给综合执法带来一定的难度。

甚至还有门面房关门水电燃气、欠费报停,但依旧可在外卖平台订餐,奇怪的是评价还都不错。

据“饿了么”1月10日发布的2016年吃货数据显示,重度外卖依赖者,排名前三位的用户分别在2016年订了599份、585份和554份外卖。冬季和夏季是外卖销售旺季,郑州市2016年也呈逐月递增趋势,单日成交量最多在500万元左右,2016年12月外卖成交量突破亿元。

市民对于外卖的需求越来越大,是否会有无证生产、以次充好的情况发生?

无论是在外就餐还是购买食物,都记得索取和妥善保存消费单据或购物票据。如发现餐饮单位有违法行为,或发生疑似食物中毒的现象,可及时拨打食品安全投诉举报热线12331。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